菜单导航

病中地书

作者: 慕波 发布时间: 2019年09月05日 21:29:56
听我病,一开大货车的朋友来看,喋喋不休地说,这人上了年龄、老了的感受:现在是:眼睛见风就流泪、说话半路忘了词。干活心有力不济,睡觉早起吃不香、吐痰粘到前衣襟儿、尿尿滴在脚面上.......那里还有年轻时的威猛?

  终于,病了。
  
  自出世后的第一声哭号起(只是不记得那声音是否洪亮),那奔波、那忙碌、便形影相随了几十年,于是,也愈加滴体会了:婴儿的第一声啼哭,是对幻化成人世悲苦的倾诉——的含义。总想,心中了无牵念地隐松林下、傍丽水边。认真地面壁一段日时,却偏偏地凡念难平,被那利诱牵了,朝着人生的终点不停滴走来。于是,生命旅途的沟坎儿,便把一个曾经健硕的肉体,蹂躏地伤病累累。小病小患、总是出去游荡几十日、便如鬼魅般滴般地、不肯远离。
  
  虽说是人吃五谷杂粮,没有不生病滴,但本意也决不想与之结亲。虽心下不爽,却也只得“认命”。不料,一日有医生言:常小疾者、与癌无缘......就一阵暗喜,释然。
  
  更兼读“易”曰:一阴一阳之谓道,强弱优劣须互转。又云:身弱、遇旺财可求。那心里,就更宽慰。虽未大发、但那财是养命之源,多则善矣。
  
  此次的病,原是不该来滴。
  
  那日,小区分片停电,白日小区的通知在墙上、光顾了低头、看地上有没有元宝了,就没见到告示。入夜时分,那黑暗便孳生了。一向懒散的我、突然滴就兴冲冲地下楼,欲买光明之物。漆黑的楼道,我硬是在思想里、把个8层的台阶给改造成了七层。于是,崴了脚、那腰也跟着吱了声,好在脚崴的不重,不几日见好了,却不料那病痛,以每小时0.01公里的速度、向上、转移了。在腰上暗暗滋生起事端。引申出一个“脱”出来........这休息,也就更显的心安理得,有了啄头。
  
  正如古语道:不借引子、不得病一样,只好象“做月子”般地卧床了。
  
  卧床的好处,并不比到处“流窜”来滴惬意。
  
  就捧了那些名家的书来读,不仅看到了罗斯福的奋斗和货币中的战争。还看到了秋雨在思考文化进程的苦旅和大秦帝国困苦卓绝的建立。
  
  读到动情处,那病也就不再痛了,远比那针灸、那膏药、那拉和拽、那不知名的大小地瓶瓶罐罐,疗效来滴方便呢。
  
  只是,这疗效如神灵,放下书,疼痛便又来。只好耐心地和大小地瓶瓶罐罐较劲儿了。
  
  网上的朋友得知了这病,说其二哥曾与我同病,便热心地问了方法:以枕架胸褪,腰悬空、俯卧.......试了,效果还好,便开始了不间断的折腾,把个床压迫地、有了不高雅的鸣响。
  
  听我病,一开大货车的朋友来看,喋喋不休地说,这人上了年龄、老了的感受:现在是:眼睛见风就流泪、说话半路忘了词。干活心有力不济,睡觉早起吃不香、吐痰粘到前衣襟儿、尿尿滴在脚面上.......那里还有年轻时的威猛?
  
  听了,大笑。想起了李敖的话来:有三女记者采访,问:五十几岁和六十几岁的感受?李敖老先生说:五十几时,我看到美女,是心动手也动。六十几我看到美女,只是心动手不动了。
  
  说笑着,真滴开心了好一阵子。
  
  一记者朋友路过来看,见了我这幅模样,也就没说那文章的事儿,只安慰了静养。
  
  又说了2010年春天的多事儿和不温暖,房价与吃了多少地沟的油,还有那些“门事件”.......许多,又开心了许久。
  
  人倘得病,虽有了偷懒的由头,但失却了自由,旷野也就显得珍贵和遥远了。这休假,也决非如想象般流行,苦中作乐、未可盼也。
  
  只是那些:农药、生长素、还有苏丹红、二聚氰胺.......看着那些娇艳欲滴的果蔬,鲜亮无比的肉类,怀疑找到了这些病的祸首,国人们,还能吃什么?果蔬和肉们的美,真的就是包装出来滴!
  
  断续写了《病中地书》,意犹未尽。就闲话了这些。待它日想忙时,再续。
  
  

上一篇:点滴思绪

下一篇:借伤心一用

<
Baidu